跳至主要内容

博文

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, 2022的博文

日内瓦湖之旅

  这次去参观日内瓦湖,是我第一次说走就走的出国旅行,事前没做什么规划,出门时甚至忘了带护照,半路上折回家里去取。因为从里昂到日内瓦不过一百多公里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实在没有出国的感觉。而且日内瓦湖南北分属法瑞两国,较起真来只算是半场出国旅行。 无论乘车还是飞机,从西侧进入瑞士都要经过日内瓦,这里是很多游客在瑞士旅游的第一站。瑞士有绝美的自然风光,城市就比较无聊了,日内瓦便是典例。联合国办公楼前的断腿椅子、河畔公园里的花钟,全都平平无奇,居然能算作当地的标志景点。出名的人工喷泉也乏善可陈,只能赞一句喷得好高。我爬上了圣彼得大教堂的钟楼,俯瞰日内瓦全景,眼前的湖水和远方的山峦都是好的,城市本身则不过是密密麻麻的楼群。我去时赶上城里施工,更显得乱糟糟的。也许是我的偏见吧,当地人看上去也不怎么快乐,行人都匆匆忙忙,餐厅服务员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。这不由得让我怀念起希腊和西班牙的热闹来了。 在日内瓦稍作逗留之后,继续出发沿湖旅行。日内瓦湖南岸有许多可爱的小镇,我先去了内尔涅。下午的小镇空空荡荡,没有几个人。走到码头,向东西两侧眺望,一眼望不到边,这才见识到了日内瓦湖的宽广。湖水深蓝,仿佛到了蔚蓝海岸。下午阳光很好,风平浪静,有人在岸边打盹,还有一条小舟划过湖面,整个画面给人慵懒的感觉。内尔涅东边紧挨着伊瓦尔,是一座中世纪小镇,有石头搭建成的宅院和城堡,还有鲜花绿树点缀其间,随手一拍就是张漂亮的照片。我很喜欢这里闲适的氛围,如果将来退休了能住在这里该多好啊。 晚上抵达依云,是第一天行程的终点。这里是度假疗养的圣地,有不少老人家。晚上吃了中餐自助,感慨一下中餐馆真是开遍全世界。 第二天去了日内瓦湖东岸的蒙特勒。路上特意北下绕远,经过艾格勒和莱森,欣赏当地的山景。阿尔卑斯山的美景自不用多说,路上还有峡谷和葡萄园可以看。我曾在朋友家的小葡萄园帮过忙,只干了半天的活儿就觉得很辛苦。看见这里遍布陡峭山坡的葡萄藤,我想一定要用机器才能照顾得过来吧。我下车到山林间散步,去了翁格兰湖。翁格兰湖不大,湖水浅绿,四周环山,僻静秀美。这里适合野营,我在岸边见到了篝火残留的黑灰,大概经常有人来。 重新上路前往蒙特勒,途中经过了西庸城堡,本想去参观,可是绕来绕去找不到停车位,只好作罢。下午抵达蒙特勒,这里繁忙、局促、嘈杂,与之前山野的幽静产生强烈反差。湖边的景色不差,可是路上车辆行人太多太吵,没法静心观

谈旅行

  我曾经很不喜欢旅行,最主要的原因是:懒。听说梁朝伟会心血来潮飞到伦敦,只为了在广场上喂鸽子。如此潇洒的旅行,我们这些凡人只有羡慕的份。普通人的旅行是辛苦的,精打细算的:提前几个月订好便宜的机票和旅馆,把每天的行程安排满,要玩的要买的一项项列好,一个小时也舍不得浪费;在异国他乡暴走几天,搞得身心俱疲,比上班还累。而且我没有富贵命、偏有富贵病,跟普鲁斯特一样换张床就睡不好觉;作息稍一改动,肠胃就闹脾气。好不容易放假,在家里看电视、读小说、打游戏多放松啊,何必自寻烦恼呢?朋友叫我出去玩,我向来都会婉拒。我曾在上海生活了五年,甚至没去旁边的杭州看一眼西湖。 如果要我来评选当代生活中最被高估的事,第一名绝对是旅行。不知为何,旅行居然和诗意紧密相连,成了文艺青年的标配。比方说在相亲这种严肃又微妙的场合,绝对不能说自己的爱好是看电视和打游戏,可是说喜欢旅行就丝毫无损于自我形象。在我看来,说自己的爱好是旅行,除非真的是走南闯北的冒险家,几乎等同于没有爱好。在人类过度繁衍、遍布全球的二十一世纪,旅行只需要钱和时间,是与逛街购物和下饭馆一样的消费行为。半生不熟的朋友间聊天,最安全的话题除了天气和美食就是旅行,谁都能扯上几句。这样一件无个性的事,又怎么能体现出一个人的个性呢?正如爱默生所说:正是由于缺乏自我修养,所以人们便疯狂地迷信旅游。 很多人爱说旅行能开阔眼界,所谓「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」。假如果真如此,组团到巴黎香街买买买的大妈们大概都是一群智者了。我倒不是说旅行对增长见识毫无益处,但这益处恐怕比不过读书和看纪录片。摸着良心说,在一个陌生城市游玩一两个星期,真的能对当地的风俗民情、历史地理有多深入的理解吗?而且这开阔眼界的益处是边际递减的。对于从没出过远门的人,第一次出发旅行觉得不寻常,可是见得多了也就觉得平平无奇。硬说每次旅行都求知若渴、获益匪浅属于自欺其人。 身为旅行者多少总有些猎奇心态,想要寻找新鲜感。全球化正在消灭文化多样性,让旅行变得越来越无聊。当所有人都在喝可口可乐、吃麦当劳、用苹果手机、看好莱坞电影,旅行只是换了一个角度去观察一成不变的都市生活。更糟糕的是虚假的异域情调,用人工的景点、做作的仪式来吸引游客。如果一个地方年年都有游客拜访,就不要幻想什么民风淳朴的世外桃源了,还是当心宰客的商家吧。 讲了这么一通冠冕堂皇的大道理,我并不是反对旅行,只是反对将旅行过度美化。